您现在的位置:孟连网>> 边地论坛·娜允文艺>>正文内容

蔡希陶与龙血树

“龙血树的故乡”,不仅是多年来孟连县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几乎就是孟连县的代名词,而且它与著名植物学家蔡希陶先生还有着一段特殊的姻缘。

事实上,直到2012年我到孟连工作以前,从未见过龙血树,曾经在孟连当兵的父亲也从未向我提起过它。我对龙血树的印象源于小时候看过一部讲述著名植物学家蔡希陶先生生平的电视剧《大地之子蔡希陶》,剧情的最后情景:蔡老先生终于寻找到了当时国家急需生产的珍贵药品“血竭”的提取原料龙血树。

当我追随父辈的脚步来到孟连工作,并在此长期留了下来,开始认识、熟悉了龙血树。并通过它对孟连的历史、民族文化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孟连真的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南垒河在崇山峻岭间蜿蜒曲折地流淌着,直到穿过生长着龙血树的金山和银山,才冲出狭窄的山间河谷,将宽阔平坦的孟连坝子分割为东西两岸,孕育了一片富饶的土地。七百多年前,争权失败的瑞丽傣族王子罕罢法带领部分臣民大举南迁寻找立国安身之地,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寻找到了这块美丽的坝子,将它称为“孟连”,傣语意为“寻找到的好地方”。傣族先民们在金山脚下建寨安家,沿南垒河两岸开垦耕田,从此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建立起了威震滇南的土司王朝……

七百年的时光辗转,昔日的封建土司王朝已成为历史的尘封,七十年前这片土地开启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时代。

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年周年之际,我又想起了为共和国建设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蔡希陶先生和他首先发现的珍稀树种龙血树,心中萌发了再登金山观赏龙血树群落魅影的念头。

说来这两年一直忙于脱贫攻坚,已经很久没有时间来金山登高望远了。

上金山的路,首先要经过娜允古城。现在古城的面貌看起来一点也不陈旧,曾经散落分布的竹楼完全变成了钢筋水泥建造的新式民宅,依然保留了傣家式样的建筑风格。迎着石板路悠悠而上,穿过宣抚司署、佛寺,便要开始攀登金山。先是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那条熟悉的石板铺成的台阶小径沿着山势蜿蜒而上,台阶上铺了一些落叶,轻轻踩上去,枯叶轻微破碎的声音更使这片山林平添了几分静谧。
    走在石板路上,看不清山下的景色,偶尔透过密密树叶遮挡的视线,能够窥见到山脚下古城佛寺随风飘动的经幡,还能让人感受得到它七百年岁月沧桑的历史荣光。到达金山的制高点,陡峭的山崖之上,眼前终于豁然开阔。平坦的孟连坝子,南垒河似一条玉带缠绕其中,一直向西延伸到远方。河的右岸是传统的古镇,古朴凝重,弥漫着浓厚的乡土气息。河的左岸则是正在不断发展建设的新城区,高楼广厦,车水马龙。紧挨着南垒河岸的大金塔在夕阳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收回视线,周围一棵接一棵生长在山崖之上的千年龙血树,顽强却又千姿百态地生长着。
    被称为南山不老松的龙血树确实是与众不同的树种,很少有这样无须肥沃土壤,随意生长在土地贫瘠、怪石嶙峋之间的高大植物。经历了数百年光阴才长成的灰白粗壮树干有着一圈一圈的环轮,那是叶片脱落后留下的痕迹。绿色的叶片像锋利的刀剑,密密的倒插在树枝顶上,它可把雨水汇集起来沿着树干流淌到根部。发达的根系就像爪子一样,牢牢的抓住岩石,支撑着树干慢慢地却是坚强地生长。
    龙血树最奇特的地方,就是它被刀砍伤后,体内会渗出一种红色的“龙血”(树脂),俗称血竭。它有活血化瘀、消肿止痛、收敛止血的奇效,是制造止痛药最好的原料。直达上世纪七十年代,这样珍贵的树种在我国才被大面积发现。当时,中国的老百姓饱受疼痛折磨,而国内还没有一家医药企业能生产较好止痛药,国家只能花费巨额的外汇从东南亚和非洲进口止痛药品。为此,一九七一年国务院发出了为祖国寻找“南药”的指示,当时正值“文革”动荡时期,刚刚恢复工作的蔡希陶先生不顾自己在“文革”中身体、精神所受到的严重摧残,马上开始了艰难寻找“血竭”之源的艰苦工作。蔡老记得自己五十年代在孟连一带见过的一种树木与在东非见过的龙血树很相似,于是,他立即带领年轻的科技工作者奔赴孟连探寻。就在南垒河岸的金山、银山上,他们终于找到了大片生长的龙血树群落,采了几十斤树脂带回去研制成功,中国终于能自己生产上好的止血药品,老百姓终于用上了廉价的国产止痛药,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后来从孟连运回3棵大树和200多株树苗到西双版纳研究所培植。

站在龙血树下,默念着这段历史,不禁感慨斯人已逝。因为蔡老的历史功绩,后来成功培育了龙血树为生产特效药品源源不断地提供血竭,才使得金山完整地保留了它的原貌和那份天然的宁静与和谐,供各地游客来此游览。走过眼前这些千姿百态的神树身旁,在感叹大自然神奇般造化的同时,还能时常想到有关它的传奇色彩与荣耀。

离开龙血树群沿石板路走下金山,脚步悠然地踏上南垒河边的棕色栈道,目光洒向独自静静流淌的河水。夕阳西落,暮色十分,远处龙潭大坝上的风雨桥在彩灯的装饰下更加流光溢彩。晚饭后走出家门健身人群穿梭在栈道上的声影,是今天孟连普通百姓真实生活的写照。感受着这样的情景,心头涌起温暖的幸福感,感慨脚下这片土地今天的沧桑巨变。

七百多年前,这里还是一块荒无人烟的瘴疠之地;七十年前,这里不过是封建统治的土司辖地;甚至40多年前蔡希陶老先生初到孟连时,与其说是边疆小县城,不如说她像一个边陲小镇更确切些。岁月轮回,时过境迁,今天的孟连,一座座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宽阔的街道马路车水马龙,新建的大型购物商场、湿地公园人头攒动,澜啊公路、景迈机场让孟连距离世界不再遥远……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有国家兴边富民政策支撑,才有了今天孟连的飞速发展。如果蔡希陶先生能够看到今天孟连的巨大变化,一定会深感欣慰。金山、龙血树、龙血树的故乡,改变的是岁月更迭,不变的是永恒的宁静与祥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