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孟连网>> 边地论坛·娜允文艺>>正文内容

有母亲的地方才是家

“妈,我回来了。”还未进家门,我便看到佝偻着身体的母亲在院子里种菜的身影。夕阳的余晖,洒在她瘦小的身体上。

“哎,闺女回来了”!母亲听到我的声音,喜出望外。

念书那几年离家就远,工作地点也在异乡,一年只能回家一趟已经成了母亲对儿女最大的守望。母亲嘴上从不说多么多么想念,从不诉有多舍不得,母亲早就知道,女儿长大了,总要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

“女儿难得回来,今晚咱们吃饺子”,母亲说着,就催促爸爸去摘韭菜。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母亲,我内心既欢喜又担忧,喜的是终于回家见到父母,忧的是我努力的速度,赶不上她老去的速度。耳旁霜花般的白发,双手间布满厚厚的茧子,微微佝偻的臂膀......我强忍住泪水、脸上挂着笑容和母亲一边洗菜、一边拉家常。

“妈,今年,少种几块地吧,你和爸太辛苦了。”

“不行啊,闺女,趁着我们老两个还干得动,多种点,弟弟刚应征入伍,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这不,听说今年生姜的价格要涨,我们得多种点,也好减轻你们的负担”。母亲还是这样,一辈子操劳不完的命,一生牵挂不完的心。

母亲是村里出了名的“能手”,家里种着几十亩地,养了好几头牛。与她同龄的阿姨们都比她穿得时髦,总爱调侃她:别这么拼,两个女儿总归是要嫁出去的,那学上不上,有什么区别,好好培养儿子就够你养老了。母亲每次只是笑笑不语,依旧每天往山上的地里奔去。家乡重男轻女思想比较突出,母亲她们这一代家中姊妹又多,小时候的母亲特别渴望读书,但由于家里穷,外公便让她辍学回来,把上学的机会留给了舅舅。母亲念书不多,识字少,我们姐妹三个的名字她学了好几天才记住。母亲对儿女都好,特别是对我和姐姐倍加疼爱,从小到大就一直叮嘱我们要好好读书,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看看。现在,三个孩子都走出了大山,离好日子越来越近,离母亲却越来越远。

晚饭后,与爸爸喝了两口。爸爸告诉我说前两天母亲的风湿病又犯了,半夜疼得厉害,但母亲说去医院看太贵了,忍忍就过去了。我起身走到正在洗碗的母亲身旁,劝她不要舍不得花钱看病,身体重要。母亲笑笑说,我的女儿长大了,会关心妈妈了,再痛的病也好了。你看,妈妈身体不是好着呢。

小时候为了养育我们,母亲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现在依然夜夜牵挂儿女。高中毕业后,考上外地的大学第一次出远门,母亲心里又高兴又舍不得,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弄丢了她心爱的孩子。参加工作后,在离家很远的城市生活,母亲每次打电话都要嘘寒问暖:下班了吗,吃饭了吗,工作忙不忙?一个人在外,别走夜路,要多注意身体......突然发现,小时候一直觉得永远不会变老的母亲,也开始有了一撮撮的白发,眼角的皱纹也在一层层叠加。每次与她视频,为了不让我觉得她的模样变老,母亲还用了美颜相机......

在我心中,家是有母爱的地方;母亲心中,家是有儿女的地方。曾经以为母亲老去那只是遥远的事,突然发现,母亲年轻的模样,已是很久很久的记忆。时光,好不经用,蓦然回首,养育我们的母亲已是人生过生!

在家的日子很快过完了,又将坐上返程的火车。一早起来,母亲早准备好热腾腾的饺子,有鲜肉味,韭菜的味的,满满的都是母爱的味道。在儿女心中,家在哪里,母爱就在哪里,有母爱的地方,才是儿女的家!

 

接力

大学毕业前,我曾无数次梦想:我的工作要是在车水马龙的市中心,每天可以踩着高跟鞋,出入CBD的高楼大厦。大学毕业,我来到在别人眼中颇为神秘的中缅边境勐阿口岸,每天和公司所有员工一样,穿着蓝工服,穿梭在郁郁葱葱的胶林中。

2018年5月,初到云胶集团孟连公司制胶厂,我来,是拜师的。走进车间,一个身材瘦小却一直忙前忙后的身影吸引了我。从同事那里得知,他是制胶厂的技术员工黄斌,大家都习惯称他老黄,后来成了我的师傅。

师傅21岁时就来到勐阿屯垦戍边,作为70年代又是城市户口的本科生,本可以在城里安排一份轻松体面的工作,但他并没有选择城市,而是背上行囊来到祖国的西南边陲。

师傅刚来那会儿,许多大人都光着脚,破洞的裤子缝了又补,补了又缝,吃不上饭是常有的事。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改善村民们的生活,想告诉他们山外面的世界。可没过几天,他就退缩了,内心开始了强烈的抗拒、挣扎。白天垦荒,一天下来,手上满是血泡;半夜割胶,山上经常会遇到蚂蟥、毒蛇。农户们不懂得什么是橡胶,他就苦口婆心的慢慢讲述。不懂得割胶的技术,他就手把手的传授。忙碌的日子里有时也会产生一些想法:“做这么多,到底图啥啊,继续干下去又没啥盼头,还不如收拾东西早回家呢”。

那个寒冬的早晨,隔壁王奶奶捧着热腾腾的荞面粑粑说:“小黄,这是我大女儿从城里带回来的,刚蒸好,你尝尝。一会儿又要去割胶,那可是力气活,吃了再去。”王奶奶这辈子几乎没尝过荞面粑粑,却给了师傅,暖心的话语,又让他想起更多像王奶奶一样渴望过上好日子、坚信农垦能带他们富起来的人,就这样,毅然决定留了下来。

植胶、割胶、生产、加工,几十年如一日,师傅一直践行着艰苦奋斗、勇于开拓的农垦精神。今年,高温干旱天气使公司生产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制胶厂几乎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面对灾害的考验,师傅第一时间带领制胶厂十几个汉子,直奔一线植胶区,到现场作抗旱指导,到各村各寨安抚胶农情绪。30多个日夜,一直忙碌在受灾第一线,41度的高温,晒了一层又一层的皮,却无半句怨言。其他人调侃他说:“老黄,干嘛这么拼呢,又不给加工资。”

“这与加工资有什么关系,来胶厂几十年了,胶厂养了我一辈子,养活了我一大家子,今年灾害多,市场又不景气,我多干点,公司产量就多一点”。

    对于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青年,师傅却也耐心十足,细心地教我操作每一台机器,呵护每一棵橡胶树,掌握割胶的尺度,分辨什么样的胶乳适合生产什么样的产品。师傅对这片土地的坚守,对橡胶事业的热爱,对工作的“死心眼”,每一个看似不起眼的细节,都深深地影响着我,让我更加坚定做好他的接班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接过师傅的接力棒,我肩上沉甸甸的,因为它饱含了师父这一辈农垦人的寄托,承载着他们无限的期许,他们未实现的梦想,也有我自己的梦想,这是一场长长久久的接力赛。作为新时代的农垦青年,我们有信心、有决心跑出一个好成绩,让我们一起勇往直前、接力奋进,共同续写农垦更加璀璨的诗篇!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