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孟连网>> 边地论坛·娜允文艺>>正文内容

怕 黑

怕黑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我就不怕黑。

老家的房子是土基房,土木结构,只留小小的窗户,似是玻璃还很金贵,一块白布做成窗帘挂起来。平日里除了睡觉也不会在房间里多待,常年也不拉开窗帘。睡觉时间到,关了灯便漆黑一片,听着耳膜里咚咚的脉搏声音,总以为听到了地底下另一个世界里有人不知疲惫的在石臼里舂米,他舂他的米与别人也不相干,于我也无害,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也时常和奶奶住,奶奶家的房子没有窗户,也没有通电,天一黑奶奶便上床睡觉,房间里没有一丝光源,好在奶奶有好多的故事,我那时并不知叫故事,奶奶说叫“古白”就像我们把说话聊天称为“款白”一样。奶奶知道的“古白”很多,要么是传奇要么是神话,每次不等她讲完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在梦里奶奶那苍老而缓和的声色变成了亮光,照亮着一个个神奇的故事场景,恍惚间看到自己在亮光中睡着了。

长到四岁半的光景,迫于无人看管,父母亲和做小学校长的姑父好说歹说,终于把我送入学堂。学校里也是土基房,楼上是大通铺,楼下是教室。天黑了便点起汽灯上自习,上完自习学生们摸黑上楼睡觉。记得一次半夜摸黑下楼上厕所,一个踩空从楼上滚落下来,好在并没有受伤,脑门被磕出一个鼓包,印象深刻的滚楼梯倒没有留下疼痛的记忆,似乎黑暗有着棉花一样柔软的特质,当我从高处坠落,它像筋斗云一样托着我,使我不致疼痛。

小学校没有食堂,住校的学生自带一口小锅,三块石头砌成落地小灶,下了课,学生们有的上山捡柴火,有的打水淘米做饭。条件艰苦呀,从家里拿了猪油和盐,等热腾腾的饭煮好,米饭拌着猪油和盐便是果腹伙食了。家庭条件再差的是玉米碾碎的小米,好一点的是白米饭、红米饭,如果谁用玻璃瓶子装了咸菜和豆酱,那便是最大的炫富了。有一日,杨二兄妹两煮好了米饭,两人蹲在锅边吃着猪油拌饭,旁边还有一罐咸菜。我和哥哥在一旁打闹,一个没有留神,我从杨二的饭锅上面跳了过去。这下可了不得了,饭锅被峠过去,相当于胯下之辱了,同样是一项禁忌。兄妹俩登时脸色大变,可想而知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指责。等我们兄妹两的米饭煮熟我也不敢去吃饭,害怕再见到杨二兄妹,一个人跑到学校后山的树林里,一直躲着不敢出来。听到通校生有说有笑的前来上晚自习,那时候我是多么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啊。直到夜幕降临,黑暗笼罩了一切,嚯嚯鸟在树上醒来,并发出声声“嚯嚯、嚯嚯”的鸣叫,这才躲着人回到学校。那时候,我觉得黑夜是最好的安慰和庇护。

对黑夜产生了恐惧是听说了许多关于黑夜中鬼怪灵异之事才有的。他们说夜里路过山神梁子看到了黑影子和白影子,他们说远远的听到有人交谈走近后人踪俱灭,他们说每到夜晚就有人在后山砍柴……恐惧来源于未知,当人们无法对某种现象进行合理解释的时候,便认为在未知的领域存在着神和鬼。认为有神明和鬼魅也不全是坏事,我奶奶就经常拿神明吓唬我们,不能偷拿别人的财物啊会被神灵记下,老了会背“过石”从此直不起腰,对老人家说话不尊重也会背“过石”,做坏事会造雷公霹雳,浪费粮食会造电母恐吓……奶奶用神明束缚我们善良而有规矩。与此同时另一些旁人,用魑魅魍魉来编派出吓人的故事,在乡间流传着各种神秘怪离的故事,黑夜赋予大山无边无际的未知,而未知则是产生恐惧的根源。我开始怕黑。

从蔡姐姐家喝茶回来,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小区很安静,夜里发饿的孩子在哭闹,母亲柔声细语的安抚着,我猜定然有人在为她急急的冲泡奶粉。隔壁家的年轻人聚会还没有散,压低了声腔聊天喝酒。蔡姐的朋友讲了许多乡间的鬼怪故事,故事里萦绕的诡异气氛从心里蔓延到了周遭。像极了那年爸爸妈妈带我们去山神梁子烧黄蜂回来的夜晚,老旧的房子萦绕着暖暖的炊烟味道,我们把一支明子火把插在荒坡上的路边,要把尾随的鬼魅留在那里。虽说在城市,夜晚骑行,我还是不敢回头看身后,听人说走夜路的时候,人的肩膀上有三盏灯,当你回头一次,肩膀上的灯就会熄灭一盏,灯灭了就失去了神明的庇护。我是不信的,但,还是不敢回头。

黑夜是奇妙的,你摸不到它,却填充着每个角落。一个人住的日子里,不敢关灯睡觉,关去了灯似乎有太多的未知动静在发生。开门关门的声音、拉开抽屉翻找物件的声音、穿拖鞋上厕所的声音……似乎房子里的每一个物件都在黑暗中模仿着我在房子里生活,甚至是房子它自己也在呼吸、动弹,一会抖抖窗户、一会动动门把,发出各种声响。当我打开灯,它们都 “一、二、三,木头人”即刻立正,屏住呼吸静止不动。柜子倚墙靠着、梳妆台也是、床也是倚墙靠着。也有不靠墙的,茶几趴在地上、饭桌也是、矮柜也是。有时候看着同我一起生活在屋子里的物件,有的布满了厚厚的尘埃,它们的心里该是一种被遗忘的悲哀和荒凉吧,黑暗中或许都在拿眼睛瞪我、怨我,它们议论纷纷:“瞧,那个不好好生活的女子,那个邋邋遢遢的样子真讨厌呢”。父亲走后,我更怕黑了。许多个夜晚都在追思逝去的亲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二哥哥,想到他们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想到一个人面对人生的喜怒哀乐,我也是一种被遗忘的悲哀和荒凉。像一个发了霉的橘子,在被遗忘的角落默默品味自己散发出来的酸腐味道。入睡前,我看小说来分散注意力,祈祷自己不要在清晨醒来。

在昆明蓝花楹盛开的时候,我从澜沧坐飞机去了昆明,在天上看到了澜沧江、看到了思澜公路、看到了我生活的山丘顶缭绕着云雾。在昆明见了高中时代的好朋友,他们都是国企的职员,过着忙碌的白领生活。见到老朋友,我的脸上再也不能绷着哀伤和苦涩。毕竟他们百忙之中抽空出来请我吃饭,往日的情绪自然要收拾好的。席间看到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热情和阳光,我也受到了感染。等他们都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去后,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认真的打量每一个我遇见的人。昆明的街头人可真多啊,我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环卫工人、有白领、有快递小哥、有服务员……他们每一个人都穿戴整齐,焕发着活力,生活在都市里不约而同的匆忙和积极的神色。我不知道在他们身上演绎着怎样的命运,生活中他们又会遭遇一些什么不幸,定然也有苦楚,但他们都好好的生活着,谁也不会像我一样支着一张幽怨的脸欲求控诉。在昆明的最后一餐,高中好友都来了,八皮送我一串佛珠,我没有关注材质高兴的收下。

    当飞机缓缓降落在山丘间的平地上,跑道边盛开的无名小花随风飘摇,小城如此静谧,似乎能感受到它温和的脉搏。我还在怀念城市里的朋友们,怀念他们传递给我的积极和热情,怀念他们没有哀伤的脸庞。夜晚我把佛珠挂在了床头,随手拿起《人的失格》读到十二点,合上书,关了灯。黑夜将我和我的一切严严实实包裹起来,我和黑夜终于和解。屋子里的物件也很安静,又开始它们有序的生活,再也不担心我会突然打开灯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