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孟连网>> 边地论坛·娜允文艺>>正文内容

我和我的祖国

小时候,总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拉着我,悄悄地在我耳边对我说,长大后,要成为一个老师,教书育人;要去看远方,去父亲没能去到的地方。

我生于90年代初,我的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我的家乡离县城有8公里。在还没上小学的年代,我清楚的记得可以端着一碗饭,可以从村头走到村尾,回到家里已经饱了;吃过晚饭,我们一群小孩就蹲在村口的那颗老树旁,叽叽咋咋商量着晚上要去哪家玩捉迷藏;到了晚上,大人们就围在一台电视机前看中央一台节目,那时的电视还是那种一遇下雨天就需要被拍拍打打才能恢复正常的电视。

考虑到就学条件等各种原因,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就想方设法把我送到了叔叔在城里教书的地方读书。那时的路还是泥土路,进城坐的车是那种农用拖拉机,一段8公里左右的路程,坐拖拉机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好多的泥淋路段还得需要人推着走,人们就开玩笑说“云南十九怪,坐车还没走路快”。每逢周五,我早早的准备好回家的东西,以便于第一时间冲出教室。下课铃声一响,第一个冲出教室的一定是我和我的另一个发小,我们两家是邻居。通常我们都是走小路,大概6公里,也就是隔着整整一座山的距离。我们以风一般的速度走到一座山的半山腰时,远远大喊一声,山的那边就有回应,我们知道是我们的母亲来接我们了,就这样这个声音陪我度过了在城里面上学最难熬的那三年。

 转眼上了高中,泥土路变成了白花花的水泥路,拖拉机变成了面包车,一个半小时的距离也缩短到了半个小时,在这条让无数人痛恨的八里路上也充满了欢声笑语。也就是在这几年里,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也在悄悄发生着改变。高考发挥失常,只能去到一所普通的地州学校,读一个不太热门的专业。但是又暗暗开心,终于可以远离了那个小山村,那座小县城,去过我想要的生活了。大学生活的确让人眼花缭乱,那里有足够的活动时间,有自由交友的权利,有广泛的选择空间.....

2017年大学毕业后,经过考试有幸成为了一名大学生村官,但也同时远离了我的家乡。我服务的地方是一个叫大曼糯村的深度贫困村,这里的一切都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我以为深度贫困的地方应该是“茅草屋、泥土路、山泉水、煤油灯”,不曾想,如今的中国农村,也正在享受着经济高速发展所带来的物质生活,这里一座座安居房拔地而起,一条条水泥路宽敞明亮,老人们聚在一起下象棋聊天,妇女在广场跳广场舞,孩子们在球场学骑自行车......我深爱的家乡,由一个僻静的小山村正在演变成一个城乡结合部,我工作的第二故乡也正享受着由“脱贫攻坚”这场战役带来的诸多便利。

这一切都得意于祖辈的默默坚守、默默付出,正是因为有他们,才有今天的山水清嘉、才有今天的海晏河清、才有今天的盛世繁华。

我们不忘历史,但也会奋起直追。

我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相对于80后,我们接受了更好的教育,住上了更好的房子,有了更好的医疗条件。经历了祖国从衰退走向繁荣、从落后走向文明、从被欺负走向有话语权的阶段,我们不愁吃、不愁穿、不愁没学上、不愁没地玩。有人说我们这一代是垮掉的一代,不少人已经在物质生活丰富的今天迷失了自己,但我想说的是,我们当中的很大一部份年轻人还怀揣梦想,有的人的梦想是在努力工作一点,让中国5亿农民过上小康生活;有的人的梦想是研究出对抗癌症的病毒,使人脱离疾病苦海;有的人的梦想是研究人工智能,解放人的双手;有的人的梦想是教书育人,培养有志青年......我们的梦想可大可小,但不也正是由这样一个一个的小梦想组成了我们伟大的“中国梦”。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梦想,我父亲那一辈人的梦想是我的孩子能成为一个医生、成为一个老师,过上一个稳定的生活。可是没有国,哪来的家,没有祖国的繁荣富强,怎会有我们的吃穿不愁。60后、70后、80后终究会老,他们的接受新知识的能力终将被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所淘汰。作为新一代的年轻人,有责任也有义务挑起这座大梁,努力学习,努力钻研,努力迎合时代的潮流,不做家族的寄生虫,不给社会拉后腿,相反应该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掌握生存的技能、拥有过硬的本领,有能力守护脚下的每一方寸土。

我感恩我的父母把我生于中国农村,因为农村的生存状况最能反映出一个国家强大与否,而我有幸目睹并参与了这场巨变。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 上一篇:怕 黑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